含羞草app最新地址苹果

含羞草app最新地址苹果

2021年4月15日 含羞草app最新地址苹果已关闭评论 By admin

♂? ,,

,最快更新阴间商人最新章节!

老港从茶几下面找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盒子,打开盒盖,里面塞满了名片。

交际之广,令人咋舌。

老港能有今天,一定也付出了相当多的努力。

老港吃力地伸出手,找了半天,从盒子里面取出一张名片递给我:“就是他了。”

名片的主人姓宋。

我二话不说,用老港家的座机把电话拨了过去,电话响了几声,一直都没人接。再拨过去,还是一样的结果。我又拨了上面留着的办公电话,发现号码已经注销变成了空号。

联系不上当事人,这让我很是烦心。

电话拨了又拨,始终没有人接,我想了想,又问老港:“既然是合作伙伴,他跟有合作往来,肯定跟别人也有吧?有没有既认识也认识他的人?”

老港想了想,又从名片盒里找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我。

这一次很顺利,电话很快接通了,电话那头的男子声音低哑,带着几分圆滑的语气:“哎哟,老港啊,稀客呀!这个大忙人企业家怎么会想起来给我打电话?”

民族风韵女郎看向远方

“您好,我是老港的朋友,有件事想跟您打听一下……”

没等我说完,对方已经警觉地问道:“是谁?老港出什么事儿了?是公安局的吧?老港是不是犯了事儿进去了?警察同志,我和陈福港只是生意上的伙伴,私下里可没什么交情啊,而且我们早就不合作了,现在连生意伙伴都谈不上。我对他也不太了解,什么都不知道的。”

几句话就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,无奸不商,这句话果然有道理。

我几乎无语了,反应了好半天才理清楚思路,耐心地解释道:“老港没出什么事儿,就是有一个人,欠了老港一笔钱,现在怎么都联系不上了。所以来问问您。”

“这样啊!”对方的态度明显冷静下来,口气也立刻变得高高在上:“是哪个人呀?欠了老港的钱不还,以后还想在茶叶市场上混吗?”

我报出了名片上的名字。

对方一愣:“是他呀,老宋……”

“您知道?能麻烦您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吗?”我激动得问道。

对方不无惋惜地说道:“晚了,晚了。他人已经不在了。”

人不在了?

我一惊: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“就前几天啦,他欠了一屁股的债,被人逼得没办法,只好跳楼了。听说他老婆也被吓得精神失常,现在住进了精神病院,疯疯癫癫的很是可怜。”对方叹了口气:“人已经没了,世上的一切就都带走了,转告老港,让他把心思放开,不要和死人计较,唉!”

挂断电话之后,我发现老港正在盯着我,他的眼神显得十分茫然,像个迷路的孩子。

李麻子捧着啤酒走回来:“张家小哥,喝两口再办正事儿?”

喝喝喝,就知道喝!

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“挺好喝的……”

“马尿也很好喝,怎么不去?”我骂道。

李麻子抱着啤酒飞快闪回了厨房。

事情很棘手,一字钟很邪门,我确信这次的事情仅靠我一个人的力量绝对无法摆平。我想了想,决定请个外援。

“老港,我要带着一字钟去见一个人,和李麻子留在家里等我的消息。”我说道。

老港本来迷迷糊糊的,这时候忽然站了起来:“不行,不能带走它!”口气异常的坚决。

“放心,我会把它带回来的,难道不想解决这个东西了?”我劝解道。

“嗯,不想。”老港居然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。

这一刻我终于确信,老港已经被阴物彻底的控制了,如果不尽快查清一字钟的底细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我当下喊道:“李麻子,赶紧给我滚出来。”

李麻子飞一样地跑了出来:“张家小哥,怎么了?”

我指着老港说道:“找根绳子,把他捆住了。”

“啊?”

我不耐烦地叫道:“还不快点儿。”

李麻子手脚利落的从厨房找出一根粗绳子:“张家小哥,这个行吗?”

没等我答话,老港已经冲上来一把推开我往卧室逃去。

“靠,这家伙疯了。”李麻子吓了一跳。

我快步上前,一把抓住老港的肩膀。老港力气大得出奇,像是一头蛮牛,头也不回的向前冲。我只好猛力将他向后拽,提起一脚,用力的踹向他的膝盖。

老港痛苦的叫了一声,腿一弯,便直挺挺地倒了下来。

我抬头看了眼愣在一旁的李麻子,气不打一处来:“在那看热闹呢?过来帮忙啊!”

李麻子这才拎着绳子上来,我们俩一起努力,才将老港制服,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,扔在沙发上。

即便这样,我俩仍旧忙得满头大汗。

“这家伙的力气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大?”李麻子疑惑的问道。

“他这是被阴物控制了。”我解释道:“这次的阴物有点儿难处理,我去找个真正的高手请教,在这里看着他。”

“我一个人能行吗?”李麻子指着自己的鼻子,脸上写满了不愿意。

“怎么着,害怕了?”我挑衅地看着他。

“倒不是怕,就是有点儿瘆得慌……”

没等李麻子说完,我已经拦住了他下面要说的话:“既然不怕,那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我快步走进卧室,找了块红布将一字钟包好,直接出了老港家的大门。

李麻子急忙追了出来:“张家小哥,这是要去找谁?”

“鼠前辈。”我答道。

“他?”李麻子有点儿不放心:“那老家伙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,去找他,他会帮忙吗?”

“试试看不就知道了。”我看着手中的红布包:“何况这次的阴物我前所未见,想来想去,大概也只有鼠前辈认识了……”

来不及细说,我拍了拍李麻子的肩膀:“看好老港,别让他出事儿,否则咱俩的努力就都白费了。”

“那是那是。”李麻子了然地点了点头:“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,咱俩管谁要钱去?这大热的天,不能让咱俩白忙活呀。”

我无语地看了他一眼,快步出了别墅区。

来回转了几趟车,我才到达了鼠前辈住的地方,结果敲了半天门,都没人回答。

看来我很不受欢迎啊!

我深吸一口气,使出最后的杀手锏:“死老鬼,再不开门,我就去印刷厂把的照片印在广告单上,贴满大街小巷电线杆子,把的地址写的清清楚楚,让的仇家有仇报仇有怨报怨……”

没等我的话说完,大门被人猛的推开了。

要不是我闪的快,鼻子一准被撞飞。

鼠前辈佝偻着身子,穿着宽松肥大的中式马褂,配合他精明外露的长相,十足的坏地主形象。

我急忙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,貌似没啥效果。

鼠前辈冷冷地看了我一眼:“大白天的不做生意,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?”

“这不是想前辈您了吗?”

“前辈?”鼠前辈不屑地冷哼了一声:“不敢当,刚才不是还一口一个死老鬼的叫我吗?”

“额……”我尴尬地笑了笑:“那都是误会,误会。”

鼠前辈叹了口气,也不知道拿我怎么办,只能带着我进了屋。

鼠前辈住的地方还是跟过去一样,黑压压的,和老鼠洞几乎没什么区别。

鼠前辈打开了灯,往太师椅上一坐,懒洋洋地问道:“小子登门,准没什么好事儿!有话就说有屁就放,别耽误我的正事儿,我一会儿还得打麻将呢。”

“您不是不出门吗?和谁打麻将?”我诧异的问道。

鼠前辈顺手拿起手机,照着我的脑袋上敲了一下:“亏还是个年轻人,现在都有网络了,谁还出门打麻将啊?万一被仇家找到了怎么办。”

我连忙把老港和一字钟的事情,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。

鼠前辈不等我说完,眼睛里已是精光四射,兴奋地问道:“真的?还有这样的上等货?拿来给我瞧瞧。”

我把手中的红布包拆开,小心翼翼地将一字钟递到了鼠前辈的面前。